久久新闻站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三一重工注册地拟变为北京 湖南为何不强留

发表于:2019-07-03 09:11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11月21日,三一集团创始人梁稳根在内部早餐会上首次透露总部拟迁往北京的决定。搬迁之举将涉及30多名副总裁及以上的高管和职能总部1000多名员工。

  尽管三一重工高管将总部迁京的决定解读为出于国际化的需要。但媒体披露的一位曾在三一集团工作多年的前员工在国外能告奥巴马,在长沙只能当(受气)小媳妇的怨气还是暴露了三一重工迁京的真实心态与当地政府在三一与其兄弟企业的长期内斗中不作为有关。

  三一重工近年来屡屡出现公关危机事件,行贿门和间谍门等事件让三一重工的企业形象受损。三一和中联重科的行业内斗也是公开的秘密,媒体亦有爆料称,最近两年随着工程机械行业整体趋淡,无论在销售策略,还是企业形象方面,双方的争斗都有升级之势。而在此过程中,当地政府鲜有公开充当和事佬的时候。

  通过释放总部迁京信号,对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政府的不满情绪溢于言表,三一集团的出走,目的就是为了让作为工程机械重镇的长沙感到失落。

  12月25日,沸沸扬扬的三一搬迁事件有了新进展。三一重工在当天的公告中披露三一拟将修改公司章程已获得董事会通过,三一重工注册地将由长沙变更为北京。至此,三一是否变更注册地的疑云解开。三一方面表示,这是三一搬迁的正式环节之一,但三一湘籍企业的性质不会改变。

三一称湘企性质不变

  近日,围绕出走长沙的决定,三一通过正式与非正式渠道都表达了搬迁决心。不过,一直以来三一对是否变更注册地都没有正式公告回应。此前,有三一内部人士转述三一最高管理层的说法称注册地能迁就迁,也有三一集团内部人士称注册地址变更要慢慢来。

  12月25日,三一公告称,这一议案还需要提交到明年1月9日公司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一旦审议通过,董事会即得到授权办理上述注册地址变更、《公司章程》修改及工商备案等事宜。

  这意味着三一总部搬迁迈出了重要一步。这是三一正式提出变更注册地,是三一搬迁的正常环节之一。三一宣传部负责人施奕青说。

  业内人士认为,现在最大的悬念是三一集团会否将注册地直接变更为北京已经解开,但工程机械行业性质决定了对涉及的当地政府影响不大。中国工程机械协会会长祁俊就认为,很多企业的总部搬离后营销和生产基地还是留在地方,而地方上的态度是不求所有、但求所在,只需解决税赋、就业两大实际问题即可。

  施奕青表示,三一是在湖南发展壮大的,主体还是留在湖南,三一湘籍企业的性质永远不会改变。

数百人员将搬至北京

  对于三一搬迁进程,三一总裁办负责人说,目前三一已经有近百名员工搬进北京总部,像我这样的秘书或者其他办公室人员就先过来,三一部分高管(包括副总级别)上周已经开始在北京办公,其他领导在办公室装修好后也即将搬进来,但所有人员何时搬完目前还不好说。

  三一宣传部门负责人施奕青表示,最终将有几百人搬迁至北京,这些人将得到公司围绕住房、户口、工资、福利等方面提供的各种相关优待。

  按照三一11月30日的公告,搬迁只涉及总部少数部门和人员,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等业务部门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

  据悉,三一新总部基地也将落户位于回龙观的三一产业园,该园目前已入住三一重机、三一电气、三一科技、三一工程机械4家公司,只涉及少量电子元件生产,适合总部落户。

  而三一在京另一产业园南口产业园于2008年与昌平区政府签订项目投资协议,2010年7月已开始投产,按照计划,这里的三一重工北京制造中心建成后将成为年销售收入超过300亿元、纳税额度18亿元的世界级工程机械制造中心,这也是当时北京引入的规模最大的装备制造业项目。

湖南为何不强留

  对于湖南和长沙,三一无疑都是非常重要的企业,这些年来三一保持了惊人的增长速度,十一五期间,三一分别跨越了百亿、五百亿的门槛,在2012年,三一整体销售收入将在800亿以上。这样的成绩,一方面来自于扩大内需政策对工程机械行业的刺激作用,另一个方面来自三一管理团队对企业的经营运作水平较高,抓住了这一机会。

  当然,还有就是湖南这些年力推的工业化主导区域发展战略。由于三一这些龙头企业的快速成长,推动了湖南工程机械产业的大发展,成为湖南当之无愧的第一产业。最终推动了湖南和长沙,在全国区域经济版图中的大跨步向前走。

  这次,当三一提出来将总部从长沙搬迁到北京,湖南方面并没有表现出通过政府资源来强留三一的行动。这让外界很多感觉有点迷惑,事实上这一表态也体现出了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政府和企业都在成长、在成熟。

  三十年来,整个中国经济之所以取得巨大成绩,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通过改革开放,建立市场经济体系。可以说,凡是越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基础性作用,中国经济就发展越好,越有活力;凡是违背这个规律,实现国进民退,经济就容易出现各种问题。十八大,中央政府高层不断放话提出改革是最大的红利,潜台词也就是当前制约市场经济体制形成的各种障碍太多,需要通过改革来释放出制度红利,从而实现中国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

  回到三一将总部搬迁到北京这事情上来看,湖南政府方面不强力挽留,实际上就是尊重市场在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政府不越界去干涉市场行为是一种进步,也是新一轮改革潮中必须需要提倡的有高度、深度和大度的三度区域发展新思维。

迁京倘若不顺 梁稳根会否再反咬北京一口?

  孟母三迁,为得是寻求好环境。三一重工两次迁动,却上演悲情,逃难而来。1992年,三一集团第一次搬迁,将总部从湖南涟源迁往长沙;20年后,它再次搬迁,将总部迁往北京。

  三一总部迁京将自己摆在受害者的悲情角色上,湖南地方政府不留爷,自有留爷之处,中国经济网评论员胡乃军在谈到三一搬迁时曾表示,三一集团的情况和英国汇丰银行的商业案例很类似,所以三一集团的搬迁举措很可能是借此向当地政府释放挽留信号。湖南省副省长韩永文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三一集团在公告中反复强调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关联,并将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等业务部门留在湖南,仅搬迁少数部门和人员,以使三一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不受影响。此地无银三百两,三一重工在总部迁京一事上处处精心设计可见一斑。

  一个企业因自身关系丑闻缠身,想要靠总部搬迁而达到危机公关的多重目的是可以理解的,树挪死,人挪活。但问题随之而来,经过十多年的苦心经营,三一集团在湖南本地已经获得了最大化发展资源,当地政府的宽厚竟然成为梁稳根反咬一口的缘由。

  梁稳根自己也曾媒体说过,在对手那里,三一除了贩毒、卖淫几乎坏事都做绝了。诸如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公开行贿、偷窃技术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攻击称三一重工早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三一重工如此树敌之巨之多,在中国企业中鲜有二例,即便空穴来风,子虚乌有,湖南地方政府也没有因此让三一重工关门大吉,还极尽挽留,三一重工的反应却是离湘赴京让人难以理解。

  不难设想,一旦三一迁京后并不顺利,特别是在国际工程机械行业普遍陷入周期性低迷的情况下,依照梁稳根的个性,总会为自己的决定找出一个埋单的人,到时会不会反咬北京一口,北京政府又背负怎样的骂名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hbporktrace.cn/qiche/2162.html

栏目:汽车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